T²LGE²

咻咻。

[汤川中心视角]口白50题

*语c找气系列(。)
*我告诉你这个东西可好玩了,口嫌体正直什么的太可爱了吧

1.杀人前会说的话
放心,警方绝对查不到我的。他们将不会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2.洗澡时候被偷窥说的话
滚出去……。

3.睡醒时发现身旁多了一人
欸……?

4.食物不合胃口
[皱眉]配上速溶咖啡,也许我还能咽下去

5.打架拿错武器
……不用武器我也能战胜你

6.起床找不到衣服
啊……搞什么……又得穿西装了吗

7.装逼成功呛声
结论的话,简洁点的描述大概就是这样,明白了吗?

8.路上遭遇劫匪
嘁。

9.欠钱不还
我什么时候借过你钱?……行了快出去实验马上要开始了,别碍事

10.被人借钱
[挑眉]你以为教授的工资真的很高么?何况我还是副的
(我(小声):实际上工资真的很高……)
(↑被打死)

11.和好友喝茶谈心
为什么是拿铁而不是卡布奇诺?

12.与故人久别重逢
一个数学系教授给我的……对,反证黎曼假说

13.做好事被别人问及姓名
T大学的Y副教授。

14.不得已行窃被抓现场
…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偷的了?[挑眉]

15.使唤手下
去,帮我去兑一杯咖啡

16.教育徒弟
这个是基本粒子问题,不需要用物理学的角度解释。如果你仅是因为这是物理学的考试就放弃了科学的严谨性,那你还是趁早离开帝都大学吧。

17.研磨吟诗
……清冷的天气总有语文系的学生路过呢……他们在神神叨叨地念些什么啊……?“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咦?还在看我??

18.冷窗观雨
草薙,进来了就顺手帮我把窗户关上。

19.高峰攀月
发光的圆形……多美啊

20.喝醉了
呵呵。我曾经爱过人的吧……可是……

21.梦中呢喃
唔。草薙老子警告你他妈快松开老子的阿玛尼西装

22.半夜屋里进贼
别怕,先生。我会用物理学家的方式惩罚你的

23.威胁人质
闭嘴。不然下一秒你就会被氰化钠灌满

24.危急之间被人救
[皱眉]你来干什么

25.欺骗好友
你继续做题吧石神,我刚刚的话没什么好在意的

26.感到孤独
哎…。

27.亲友被杀
什么……这不可能……

28.祭拜
他谁啊……?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29.大计将成
我大概清楚了。这个案子的轮廓

30.遇到骗子
…。我为什么要和你走

31.暗地交易
你能帮他减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32.报仇
呵。你当年打了他一拳吧

33.被寻仇
我认识你吗?

34.亲手做吃的
啊……水温34℃,十分三十四秒后将旋钮逆时针旋转九十度,在横切板和底板触接后,将横截面积为5mm²的红椒片放入应是97℃的水中……

35.退场前
期待你的下一次表现。当然,不可能有第二次了。

36.故地重游
雪山顶……还是原来那副样子呢……。

37.凭吊故人
还好吗。

38.丧失部分记忆
什么……?警察来我家干什么?

39.被呛声噎住
呃……我还行。

40.被暗中下毒
……。砒霜放在胶囊里?很拙劣的技术呢

41.痛苦挣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这样做……

42.背叛
草薙,我本就不应该介入警方的事的。这次,我就要和警方唱反调了

43.被驱逐时
我不会从中受损,反倒是你们,是绝对不可能不损失的

44.心情很好
草薙,去喝一杯吗?

45.功成名就时
我只想好好做我自己的研究

46.调侃/调戏别人
你这样子真是很欠操呢

47.虚伪道谢时
谢谢。

48.认识新朋友
。我不认识你

49.撕破脸
滚出去。我不想再重复一遍。

50.如果有圆满的结局
石神,搬来和我一起住吧

Loster.[迷失者][汤草汤]

BGM:以一种假装矜持的放荡,与你告别
*OOC存在有
*超短篇预警
*走原著设。努力,还原原著风……吧。

#我周弧,想起来就写一点的那种(。)

1.
外面的雨看起来有点大,风把窗户拉开又狠狠关上,声音异常刺耳。男子不着痕迹地抬了抬眼,心里暗自思忖着方才谁是最后一个关上门的学生。走到窗户跟前才发现,明明是下午的时间,天却黑的一塌糊涂。

“国文总是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下雨吧,这结论还真的不错。”汤川学踮起脚够到打开到外面的窗户把手,用力地把它拉了回来,导致的结果是平时应该寂静的第十三实验室再一次传出了玻璃撞击的巨大声响。

汤川不经意地挠了挠头,踏着慵懒地步调坐回了原本就闲置在阴影处的沙发。他阖上眼,脑中又一次回想起了凌晨,间宫略显慌忙的声音:

“请问是是十三实验室吗……好的。我想找一下伽利略老师”

“喂……草薙很久都没来警视厅报道了。时间绝对超过二十四小时”

搞什么名堂。汤川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玩失踪不告诉总部?可真有他的。间宫在电话里的意见是想麻烦汤川找到草薙那个家伙。你是想说平时都是草薙麻烦我吧。他忍住,这句话没有脱口而出。

“哦,间宫啊。你什么时候肯放下警视厅搜查组组长的包袱来求我了?”汤川虽然并不是不情愿,但还是习惯性地开了个无聊的玩笑。随后,他听见电话那边传来沉重的叹息

“跟你这种人聊天真不开心。”

电话被挂断了。

他原来不想把这件事在脑中划为比较重要的东西的,对他来说,这种事情实在不足挂齿。可是,在他们所说的失踪时间的48小时无联系后,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不知道具体时间,可能更早。他从来都是,下班之后就没人见过他了”岸谷口中的“他”便是草薙了

“身为组长,他行径还真是诡异啊。”汤川无奈地笑了笑,就着车站锈迹斑斑的座椅靠了下来。他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自己上班请假只是因为警视厅的请求罢了。他不忍低声喟叹。原来在世界上不符合逻辑的,不只是有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