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²LGE²

咻咻。

[炸贱]D.T.M.(👆)

推荐BGM:Quiet Room[有機酸]
#是大学时间轴
#点梗:情感缺失

嗯嗯我卡瓶颈了。。再等我几天。
不想二改了,看了一遍自己都不知道在瞎逼逼些什么

——————

“■■。你不能■■■,拜托了,一定记住,你■■。”

见一把这张便签纸揉成团,扔出了窗外。

一、

展正希注意到了,今天见一书桌上除了吃剩忘了扔的方便面桶之外,还摞了一层高度惊人的书。每本书都很厚,被见一由大到小一本一本摞整齐了。书脊上的名字也印的又宽又大。他只是草草地扫了一眼,旋即皱起了眉头

“这些书都不是一个类型吧。”

见一正伏在台灯撒下的一片光中,恹恹的翻着手肘压着的写满细字一本厚书。闻言惊讶地抬头,浅色的瞳孔写满了不解和犹豫

“你…你知道这些?”

“怎么不知道?”展正希走到他旁边,随意地抽出一本。虽说是随性的动作,但他的手指还是禁不住扶好上面的重物,生怕一个手滑就掉下来几本砸到头。他把书放在膝盖上,摩挲了一下书脊,很厚实的牛皮,上面用白色的大字写着“哥德巴赫猜想”。而见一手下的书,他大致看了一下,是一本现代散文诗集

“这些是你准备要看的?”

“当然,”见一挺了挺脊背,试图纠正他萎靡的姿态,“我已经看了一半了!”

展正希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又一次次咽了回去。就像“这么努力真是太不像你了”或者“报告文学和散文诗集一起看?你疯了吗?”之类的。但是,很幸运,他憋回去了。

“为什么?”

最后说出来的只有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语,其中的意思大概只有面前这个家伙能明白了。见一又一次睁大了眼睛,然后开始大笑。展正希什么也没说,膝上还盖着《哥德巴赫猜想》,只是任着大笑的见一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自己静静地看着这个家伙。

“喂呀…。展希希,你不要坐着不动嘛。搞得我很尴尬唉——”

展正希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刚刚你笑的那个样子,我能插话吗。见一见他还是没有搭理他的反应,眨了眨眼,又变回了那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双眼无神,有意无意地恍着书页上密密麻麻的字。展正希还是坐在他旁边不动,眯着眼睛打量着他薄薄的嘴唇。见一唇的形状很好看,如果不是故意拉下脸,他抿起唇的样子就像是在冲着远方踱步而来的爱人媚笑。展正希无数次被那个不经意的表情触到过心底。

恍惚之间,太阳连半点光明都不想透露给这座城市了。展正希不知不觉,看着他看书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见一终于彻底疲乏了,抬眼看了看展正希严肃的眉尖,忍不住噗嗤一声。那人的眉头又不出所料地皱到了一起。

“你笑什么。”

“嘿。你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看书吗?”

“…为什么?”

“因为我想考上你那所大学啊!”

白痴。展正希想。

二、

见一很早以前就觉得不对劲了。

最开始他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站在冰冷的灰色岩石上,脚下似乎是汹涌的海,天很黑,风也很冷。海浪的声音越来越响,最后几乎是贴近耳边奏响。见一觉得不冷,但是很慌,是心尖都在颤抖的惊慌。紧接着,脚下的岩石碎了,飞的到处都是。天上,地下,他的脑门上,没有一处不被岩石碎屑占领。天空刹那间消失掉了

——他几乎要叫出来了。

然后梦醒了。

那之后他渐渐地发现,那些高中教科书上本来浅显易懂的文字,阅读起来变得艰涩难懂,无法理解。最开始他不是很在意,他安慰自己,搞学问的书就是这样的,看不懂很正常。

直到后来他无意中翻开了展子茜的一本童话绘本,才真正地感到窒息的恐慌。

插图很好看,文字很优美,他却意外的感受不到任何情感的张力。他靠着阅读书的简介和展子茜的解释才明白:哦,这是母爱。哦,这是天真。他很清楚这对他意味着什么,可能永远无法阅读,无法学习。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见一几乎是呻吟着捂住了脸。

顺带一提,他匆匆收拾回来的这几个月,首当其冲的是赖在展正希家里,靠着好多好多年青梅竹马的“情义”蹭吃蹭喝。其次,当他发现什么之后,除了复读高中,每天上下学之外,跑去图书馆借书成了他最重要的事。

他在找,找他能够重新理解,重新认知的文字。他从文学名著看到低幼读本,从格林童话看到十万个为什么,可是始终没有找到他想找的,那种精神上的张力了。

就好像——痛苦、快乐,这些感觉在他大脑里悄悄消失,遗留下的,除了空虚什么都不剩。

见一从未感受到如此地恐惧。

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见一。他问自己

三、

展正希看准时机一把揪住了见一快跌下去的脑袋,疼的见一大叫一声。展正希皱了皱眉,把刚才手里捏着的水递到他面前。

“劳逸结合。”他淡然说道,手也很诚实地拍了拍见一的背。

“嘿嘿…。”

见一这几天堆起来的书已经多到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数量,谁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见一前几天也很爽快地承认有些是去废品收购站偷来的。

“你还不休息?”看这些杂七杂八的书可不算用功。展正希问道。

“还有…再看会儿……。”

展正希难得握紧了拳头——他天真地以为过了这几年,他的脾气被磨得非常好了。但当他看到见一那张奄奄一息的脸的时候,不得不咬牙切齿地放弃了狠狠揍他一拳的决定,直接扛起来把他扔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不忘用毛毯盖一下见一略显苍白嶙峋的脊背。

他看了一眼手表。心里头只是违心地想着,这个混蛋,这么晚了还在用他们家所剩不多的电。

他的目光从表盘上移开来,扭过头,看了一眼见一。见一看上去很疲倦了,乖乖蜷在沙发上,像一只软软的白猫在打盹,不晓得睡没睡着。窗外,街区的霓虹灯还在不知疲倦地闪烁,映得见一趴在沙发上安静的脸庞五彩斑斓的。展正希不合适地想起了他吻他的那一夜,那天见一的脸也是被路灯和霓虹灯映得很亮很亮。

一起被回想起的还有他的泪和那个苦涩的拥抱

……好像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快快快忘掉,太糟糕了。

展正希翻了个身,认真地把头闷在被子里,终于睡着了

见一睁开眼,若有所思。彩色的光在他眼里氤氲

四、

展正希的感官一直很敏锐,他总是能发现书桌里莫名多出来的情书或者是躲在角落里不敢告白的隔壁班的小女生。但无情的事实却是,展正希最不擅长的是摸透见一的心情。在过了很久很久以后,他在班级聚会的某一刻才察觉到了见一的不对劲。

他很疑惑,见一最近越来越安静,即使是见到自己,也只是牵强地扯出一个笑容,一种勉强的表情。不知何时,见一对他讲的所有双关笑话免疫了,挤出来的笑看上去很应付。而展正希在最后一刻都还以为只是班级聚会上的小品不符合他的口味,但他再次看到见一脸上的笑容时,却幡然醒悟

不。那不是“笑”。那只是脸部肌肉强制收缩,使嘴角上扬而微微露出牙齿而已。展正希很确定,他在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见一这种表情,不仅是见一,他也根本没有在其他人脸上见到过。那甚至不能被称为表情,只是一个脸部的动作而已。

见一变了。展正希冒了一身冷汗。

放学还是原来的放学,展正希还是原来的展正希(大概吧),见一却不是原来的见一了。这是展正希先前想都不敢想的,最糟糕的一种情况。现在见一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看着发亮的皮鞋尖走路,若有所思。展正希也很默契地没有看他,自顾自地走,时不时看看周边奶茶店明晃晃的招牌把注意力给吸引了去。他居然不是很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两人是肩并肩走吧?可中间好像隔了千万层屏障一样,想开口却发现没有任何想和他谈的。你猜猜,他们以前的时候都在聊些什么?从交换班主任的表情包,到畅聊社会主义价值观,无所不谈。

现在?展正希抬了抬眼,想道。现在,过去和未来没有关系吧。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