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²LGE²

咻咻。

[E散]无题

*E散现代医患AU
*化名预警,没有刀子!是无脑日常糖
*写得很急,没有文笔!
*ooc可能有。是HE
*拖了一百年的100tag贺w试图高甜

关于值班
深夜的护士站显得空荡荡的,散人挺直腰背认真地坐在护士站的电脑转椅上,食指有意无意地敲击木质桌面——他在努力装出一副经验丰富的老医生的样子,即使在这个时间点只有他一个人。事实上,散人在这儿才刚过实习期不久,被派来值班他也有点意外

散人神经绷紧时间过久了,混沌的大脑在叫嚣着。他终于觉得眼前有点模糊了。

他瞟到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似乎是凌晨两点左右,散人在试图保持清醒,他也这么做了——努力眨了眨眼睛,在恍然中似乎听到了来自窗外的异常轻巧的蚂蚱声。窗帘被寒风吹得散开,等风骤停又慢慢的垂下去。

在一切方法都用了个遍后,散人终于困了。他趴在办公桌上,脸使劲儿朝手肘里塞了塞,便沉沉地坠入梦乡

散人是被桌子吵醒的
准确来说,是被桌子敲出的声音吵醒的
他闷哼一声,往自己的胳膊肘内埋了一下,看起来是准备继续睡

“咳。”
突然响起的清亮的男声,把散人惊了一下。他慌忙拿起笔,抬眼却撞上男人眼中强忍的笑意

来者不善!
散人暗自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好心情

“嗳你好我是散人!请问您是来办理住院手续的吗!”
“呃…。”
男人挠了挠头,似乎短暂地思考了一下
“似的。”
“好的~请把挂号单给我。”
此后的一分钟内,医院狭窄的走廊又恢复了寂静,所有东西都反着冷冷的光,冷漠得吓人

“去哪儿挂号……?”
大哥这儿是住院部挂号在门诊部在隔壁楼啊
“……对面那栋楼。(职业微笑)”

关于处理
虽然散人做好了心理准备,却还是被男人右手小臂上很厚的淤青吓了一跳。他很疑惑为什么这个人好像完全不痛的样子,依旧坐在病床上笑得好看。散人的笑容凝固了一瞬间。男人见他沉默不言,便侧头看着他,似乎在一瞬间也看透了他复杂的心思

“很吓楞?”
散人猛地回过神来,又对上了男人审视的目光。他对这双眼睛印象很深,甚至比他对他蜜汁口音的印象还要深,那双眼睛透露出的信息实在太多了
“没有!怎么可能!”
散人赔笑着马上否定,再次俯下身,继续耐心地给男人一圈一圈打绷带,并准备好夹板固定断肢

“喂,医生,李说。”
“为什么没有大白腿制服高跟护士小姐姐给我打绷带。”
散人本来在用异常拙劣的技术给男人上夹板,听到他漫不经心的发言,差点把夹板掰断。结果是传来男人吃痛的一声惊呼

“医生也是可以处理的!!即使护士不在!”
“医生能干的事情,护士可干不了。”
“护士能干的事,医生照样能干!!”

男人低下头,沉默了。
他认为他的重点错了,觉得这个医生下一步就要出示医师执照了
其实他是疼得说不出话了。

关于姓名
散人给他处理好伤口,便在他的病床边上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他低着头,脑袋昏昏沉沉的。男人看着他的发旋,张口欲说些什么,却也要稍微低着点才能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正当男人想着怎么开口时,散人却抢先发话了。男人听着,觉得有些好笑

“呵。我是老E。”
“不不不,我是说真名。”
“我真的似老E!”
“谁真名姓老啊!!!别逗了你”

气氛突然很尴尬,老E不想笑了。他觉得这个菜鸟医生就是一个傻蛋

散人看着他看傻蛋一样的眼神,才如梦初醒,掏出口袋里被残忍地揉成纸团的挂号单,小心翼翼地展开
“是张驰…啊。”
“似的。”

关于修仙
散人的眼皮越来越重了。时针已经越过三点的界限了,老E却似乎还是很精神,左手抱头乖乖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散人趴在老E的床边,很想问老E为什么还不困,话还卡在喉咙里没说出口,意识便陷入了混沌

关于扣钱
“趴在病人床上睡觉,成何体统。”
散人还没有醒来,便被外科主任陆医生给揪了出去。他开始疯狂解释。

“值班医师不能睡!”
散人蛮委屈的,哪家医院外科住院部值班只留一个人。明明就是KB他们把自己扔在值班室自己去喝假酒了。在接受批评教育的时候,他趁机走神,看了看外面。天刚蒙蒙亮,薄薄的雾笼罩着这个城市,非常舒服好看。车辆川流不息,空气被撕裂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昨天的蚂蚱好像只是他的幻觉。他心中升腾起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个断胳膊的声音真好听。
他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停止你的幻想!散人!那个口音妖怪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

此刻,幻想世界外的陆主任表情变得很严肃
“你在发呆吗。肖尧。”
散人一愣
完蛋。加班费泡汤

关于复仇
散人一整个星期都在念叨着加班费,以至于给老E卸夹板的时候,脸色都阴沉地不像正常人。老E眉头一皱,发觉事情并不简单

“散楞。李怎么了。”
都怪你!我含辛茹苦任劳任怨换来的加班费打水漂了!!
“…没!我没嘛事儿!真的!!”
“谁欺负李,告诉我。我去捅他的ASS!”

散人感动得快哭了。
可是谁敢去捅陆夫人的ASS呢。

*散人更悲伤了。
*老E正在考虑要不要点一份大闸蟹当晚饭

关于爱好
“散楞,你平时喜欢干什么。”
散人在给老E换药的时候他听到了如上的发言。他扶着下巴,着实认真思考了一阵儿,脑内想着平时除了工作就是找工作,还管什么爱好不爱好的。遂随便扯了个理由试图搪塞过去

“呃…咱喜欢打游戏!”
“巧了我也喜欢打游戏!那天我俩切磋一下吧,我打李个落花流水,哈哈哈。”

散人咧嘴一笑,他以为这个爱好不会撞到枪口上的,毕竟老E看起来也不像是打游戏的。眼睛没近视皮肤挺白净身上没赘肉,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死肥宅吧

结果老E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滔滔不绝地开始说起游戏。从I wanna说到黑魂,从绝地求生说到黄金矿工,好像他非常在行一样。散人就坐在那儿默默听着,手上换绷带的动作一刻也没停

“打就打!谁怕谁啊!!”
在他完成日常工作后,他朝还在兴奋的老E喊道:
“医院的电脑配置也是杠杠的!”
“惊了,李个咸鱼医生耍权限啊!真的是,太龌龊了!!”

关于唱歌
“散楞,你会唱什么歌。”
散人眨眨眼,看着阳光悠悠地照在老E的的颧骨上,一时竟忘了怎么回答
“?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什么歌。”
“辣这样,我来点歌,李来唱。我点些脍炙人口的。”

老E爽快地把手一甩,手背直接拍在坐在病床上的散老师背上。他听到了很响的一声“咚”

“《好运来》李会吧。”
“哇!这个我会!!”
“我也会,我们来合唱吧!”

*据相关人士诉说,当时病房里所有断胳膊断腿的病人全部被住院医师扶去走廊病床避难。相关人士小楼非常委屈。
“平时散老师挺腼腆的啊,今天怎么突然唱起歌来了。”
KB点头。

“哈哈哈哈哈张驰你唱的真好听!张驰你最牛!”
“散楞你也不错啊哈哈哈哈哈”

关于请假(老Ex你)
老E看着新调来的护士,不由得皱了皱眉。他可不喜欢别人碰他的断肢,熟练的总比新来的好

“李似谁?”
你本来有些紧张,因为你是新来的护士。你抿着唇,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指着老E,发出一声惊叹
“唉——!”
“(这个语气!(忍住没说))你是老E吗!”
老E皱着眉打量一下你。你穿着便服,完全没有护士的样子。他似乎完全不信任你

“似啊。你怎么知道?”
你心里两万个激动却说不出口。
“那,那个!散老师请假了,过几天才回来。”

“那个小垃圾。”
你听到老E清哼一声。你觉得什么东西莫名奇妙进到嘴里了

俗话说,人在家中坐,狗粮天上来。
*你被老E招呼走了

关于出院
老E迅速签了出院申请,把签字笔一扔,在前台跳了跳,拍了拍手。
距离他入院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胳膊也好得差不多了。毕竟他也是个奔三的人,天天躺在医院会被昂贵的医疗费榨干的。

散人接过出院申请,在下面也签了一行字。他把那张纸放在档案袋里,小心地封存好。

“你真的要走啦?”
散人笑着问道,一副打趣的模样。实际上,他是有那么一点点舍不得老E的,他跟老E的共同话题最多。不得不承认,他最开始是非常嫌弃老E的

“嗯?当然啦。”
老E也笑着回答。
“哪有病人痊愈了还不出院的说法?”
“那,拜拜啦!”
“拜拜。”

老E走到门口,顿了顿,转过身来看着散人的方向。暖风吹起他大衣的衣摆,傍晚的阳光尽数撒在他的脊背上,勾勒出一个好看的轮廓。散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

“那个家伙应该是笑着的。”
他笑着对观众说。

终。
散人看着新来的上司,话都噎在喉咙里说不出来。新来的外科主任翘着二郎腿坐在电脑前的旋转椅上,散人在前面几步的位置端端正正地站着,连呼吸都刻意放得很轻

“嘿。李还站在那儿干嘛。”
“李不似说要和我切磋吗?”

“啊,啊??”
散人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走了过去。老E恶趣味地看着,自动站起来示意散人坐下
“不好吧,这儿是主任的位置……”
“叫李坐你就坐。”

散人拿起鼠标,看到桌面上本来有了一个steam,他不经意地晃了眼ID,愣住了。
“EdmundDZhang”

他回想起了前几天直播的时候一直有人在直播间里喊“老E”“老E我爱你”之类的,他非常不解,但疑惑归疑惑,直播要紧。
后来他又经常在空间里的访客记录里看见一个有显眼V字认证的青蛙头像,ID是EdmundDZhang。
再后来他又………………

老E看见这人在确定界面犹豫了很久,于是抢过鼠标,直接点击了一款游戏。

散人还在晃神。
不对啊,他怎么知道我最近在玩这款?
他看着老E。

他平时称呼老E都是直接叫张驰。说起来也是,他好像说过他叫老E,但是被自己无视了。
散人有点后悔没去看那个人的视频了。

老E好像明白了,他也惊讶了。
“夫楞没告诉你?”
散人摇头
“小楼没告诉你?”
散人摇头
“……优瓦夏也没告诉你吧。”
散人点头
“……”

散人开始游戏后,就一直心虚地往老E瞟。他操纵的人物一直在死。
“散楞你不行啊。”
老E摇了摇头。

其实这话散人在拆夹板的时候也对老E说过

“通关啦?”
散人觉得有人贴上了他的背,温热的呼吸拍打在他的脖颈。他的心猛地一抖

“那天李在直播间说的‘散人和张驰’的故事我都听见了。李居然还记得那么清楚,不错嘛。”
“你的视频我也基本都看过了。”

“欠佳。”

散人涨红了脸,他听见那个曾经被他评价“蛮好听”的声音贴在他的耳旁
“李每次把我弄得那么痛,我该怎么还李呢?”
“嗯?”

—————
妞了妞了

评论(16)

热度(31)